软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软糖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九江四场牌局输掉20万老千洗光空巢老人养老钱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1:35:41 阅读: 来源:软糖厂家

四场牌局输掉20万

老千洗光空巢老人养老钱

警方呼吁年轻人多关注老爸老妈精神生活

付文写下的一张11万元欠条。

四场扑克牌局,输了20余万,这件事不是发生在澳门,而是在星子的一个乡镇。一位60多岁的老人,养老钱被洗得一干二净。

近日,星子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就成功侦破了一起以赌博为名的特大诈骗案,受害人是60多岁的付文,而实施诈骗的则是30多岁的吴浩与20多岁的邱林。60多岁的老人怎么会与30多岁的年轻人一起打牌,而且输掉20万,这骗局又是怎么完成的?昨日,晨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调查。

骗局的开始

60多岁的付文是星子县温泉镇人,子女均在外地打工,他独自一人留守在家,平时付文喜欢与别人玩二七王(扑克牌的一种玩法),同村的王强就是他的牌友之一。

吴浩就是王强介绍给我认识的。付文回忆,2012年8月,王强在打牌的时候把吴浩带了过来,并且介绍给了他。

因为是同村人介绍的,付文对吴浩没有多少戒心,而且吴浩还向付文透露,他的一个叔叔是星子县公安局领导,如果有机会还能帮付文办个低保。

听闻吴浩可以帮他办低保,经济条件不是很好的付文便起了交结之心,两人一来二往也就熟了起来。

2012年9月,吴浩邀付文一起打牌,付文立即答应了。两人约好了地方,吴浩又叫了一位朋友,可是三缺一,吴浩的朋友便打电话叫了邱林,于是牌局开始了。只是付文不知道的是,他已经陷入了一场骗局。

吴浩让我跟他去玩牌,还说他会洗牌,保证我能赢,而且给了我600元赌资,所以我就跟着去了。邱林说,他们到了星子县以后,吴浩先到了打牌的地方,让他等另外一个朋友的电话再过去,这样别人就不会知道他与吴浩认识,在赌场上也不会引起怀疑。

花了十几万学的洗牌技术

我对法律这一块不是很懂,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。邱林告诉记者,他认识吴浩已经5年,而且吴浩一直对他很好,所以吴浩一叫,他没有考虑就跟着去打牌。

今年21岁的邱林,初中毕业以后,便在当地跟别人学做菜,后来也进过专业的厨师学校,但却一直没有考到厨师证。迫于生计,他只好在温泉镇的一家小餐馆当厨师。

五年前的一天,邱林下班之后来到当地的一家桌球室打球,在那里,他第一次见到了吴浩,虽说相差十岁,但是两人一见如故。

吴浩对我很好,经常带我一起玩,为人也很大方,还经常给我买烟抽,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嘴里经常没有真话。邱林说,他的父母见过吴浩以后,便不让他跟吴浩玩,但他还是一直跟吴浩保持联系,于是便有了第一次与付文打牌的经历。

虽然经常听吴浩吹嘘自己的赌技有多高超,但是邱林一直抱着怀疑的态度,直到跟付文打完牌之后,邱林才真正信服。

我问吴浩打牌怎么那么厉害,他告诉我这是他花了十几万跟别人学的。邱林告诉记者,吴浩以前在外面打牌输了好多钱,后来才学到了一些技术。

学到技术的吴浩便想利用这个弄点钱花,可是到底能骗到谁呢?这令吴浩伤透了脑筋。直到机缘巧合之下,认识了一个人在家的付文,而且得知他还有七万多元钱的山林补偿款即将发下来。

打牌的筹码不断提高

第一次打得不大,但是在吴浩的洗牌、换牌之下,付文还是输了一千多元钱,但是他只是归结到运气太差,从来没有想过被人合伙骗了。

没过多久,吴浩便再次找上邱林去打牌,而这次他们也没有打上次的那种小牌,而是将筹码直接提高了20倍,100、200、300块钱一把。

参与过一次打牌的殷杰告诉记者,他也曾被吴浩叫过去凑了一次数。我跟吴浩是在一家游戏室认识的,那天在一起打游戏,他就让我帮一个忙。殷杰说,由于打牌少一个人,吴浩让他去帮忙顶替一下,输赢都跟他没关系。碍于朋友关系,他答应了吴浩的请求。

但是等殷杰坐上牌桌之后,桌上的局面令他百思不得其解,吴浩洗牌的时候,三张牌夹一张主(2、7、王都被称为主牌,其余为副牌),让邱林抓,然后又把一些主牌洗到一起,让付文端到底牌里面。

知道底牌有主的付文自然把把叫庄,等他打庄的时候,吴浩又与邱林在桌子底下换牌,更让殷杰不解的是,付文越输还越起劲,虽然表面上说他子女肯定会骂死他,却没有要结束牌局的意思。

他们打的时候也没有拿现金,只是记账,几千几万元的,我还以为是打着玩的。一脸郁闷的殷杰只好如此猜测,而那次付文输了3万元,并写下一张欠条。

看到付文输了那么多,邱林一下慌了神。结束之后,他找到了付文,并让付文不要再打这种牌了。

我告诉他不要打这个牌了,谁知他竟然说,他有钱,输一些不要紧,他征迁的山林马上就要给钱了。邱林说,他没有想过会得到这样的回答。然而,令邱林更意想不到的是,在随后的日子里,付文还经常打电话叫他去打牌。

骗人也被人骗

为什么付文会一直找邱林打牌呢?邱林也感到十分纳闷,直到第三次打牌的时候,邱林才从吴浩的嘴中得到了答案。

原来,吴浩告诉付文说,邱林的爸爸是星子县当地一个石材厂的老板,家里非常有钱,所以想跟付文合作来骗邱林的钱。同时他还告诉付文,他洗牌的技术很好,能把主洗到一起,到时候只要付文按照他的提示端一下牌就可以把主端到底牌里,然后再由付文来打庄,这样就能拿一手好牌。

就这样,先后打了四次,牌局一次比一次大,从最开始的5、10、15元一把到后来的3000、4000、5000元一把,付文也从放长线钓大鱼的局中一次比一次输得多,到最后输掉现金1万元,打下19万元的欠条。

打下欠条之后,吴浩就告诉我,我们的事情被公安知道了,你赶紧把钱还给我,要不然我就报警抓你。付文说,无奈之下,他只好东拼西凑借到8万元钱给了吴浩。

19万元的欠条才还8万元,面临着被抓的威胁,付文又开始筹钱。就在向北京的儿媳要钱时,付文的异常惊动了儿子。

我父亲身体不好,所以叔叔伯伯将一块征迁的山都给了他,补偿了七八万元,怎么还会缺钱?付文的儿子告诉记者,在得到父亲要钱的消息之后,他们立即从北京赶了回来,询问之下,才知道父亲这样欠下了巨额赌债。

2013年4月1日,付文的儿子向星子县公安局报了案。5月14日,邱林因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,而吴浩则带着8万元钱潜逃,目前已列为网上在逃人员。

近年来,针对老人的骗局越来越多,花样也越来越多,所以很多年轻人都应该多关注老年人的一些生活、娱乐活动。星子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提醒,特别是经常不在父母身边的年轻人,更要经常给老人打电话,听听老人讲述他们的生活,如果感觉有些异常,一定要提高警惕。(应被访者要求,以上人物均为化名。)

记者梅俊 刘芸文/摄

聊城订制劳保工服

莱芜防静电工服订制

吉林工服制做

淄博制作职业装

相关阅读